大赢家一尾中特平
站內搜索        項目查詢   專家查詢   網站地圖   重大項目要覽   管理規章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設為首頁   

學術研討>>學者傳真

李太生:打開希望之門

  2019年02月18日08:23  來源:光明日報

【求索】

艾滋病是全球醫學難題。北京協和醫院感染科主任、艾滋病診療中心主任李太生帶領中國艾滋病臨床研究團隊,在抗“艾”一線奮戰30余年,從跟跑、并跑到領跑,僅用10年時間,就使我國艾滋病治療水平比肩國際。如今,艾滋病治療“中國方案”不僅大大降低了中國患者的病死率,還成為國際范圍內性價比最高的方案。前不久,李太生榮獲中國醫藥衛生領域的高級別個人獎項——2018年度吳階平醫藥創新獎,由他牽頭制定的進一步優化艾滋病抗病毒治療“中國方案”,也被寫入《中國艾滋病診療指南(2018版)》。

突破

1984年,李太生以優異成績從中山醫科大學畢業。此前,他曾被學校推薦到北京協和醫院實習,因為表現優秀,畢業后順利進入北京協和醫院,成為一名內科醫生。1987年,李太生打算考研,本想讀心內科,結果服從分配,師從我國著名感染學教授,也是中國首例艾滋病的發現者王愛霞。對他而言,這是一個被動的選擇,但似乎冥冥之中又是命中注定。

1993年10月,李太生公派到法國巴黎第六大學附屬居里醫學院進修。出發前,導師與李太生商定,要將抗生素及院內感染控制作為學習方向。結果到了才知道,那里是歐洲最大的綜合醫院,也是歐洲艾滋病研究中心之一,因此只能學習艾滋病及開展相關研究。因為當時中國的艾滋病患者特別少,李太生怕學成后回國沒有用武之地,于是心中暗想,學完這兩年就馬上回國。

李太生第一次接觸艾滋病患者是在1993年11月。不承想,法國醫生與艾滋病患者接觸的方式,徹底顛覆了他的認知。由于艾滋病只能通過血液、性接觸和母嬰傳播,普通接觸不會傳染,所以,法國醫生與艾滋病患者接觸連手套都不戴,甚至接觸之后連手也不洗,完全不像國內醫生那樣,不單要洗手,還要使勁搓、使勁泡。

通過一段時間的學習,李太生對艾滋病的看法發生了顛覆性變化。1995年,他拿到了法國特有的艾滋病專科醫生學位。為更好地研究艾滋病,同時得到嚴格的實驗室訓練和打好扎實的科研功底,他申請在這家醫院的免疫研究所繼續攻讀博士,師從世界著名艾滋病專家奧特朗。

那時候,所有的實驗室研究數據均證實,艾滋病患者的免疫系統無法修復,而這一理論也已得到業內普遍公認。如此一來,就意味著所有治療都只能是治標不治本。但奧特朗并不甘心,她讓李太生留取正在治療的患者血樣進行實驗。

在最初的三四個月里,得出的結論與其他研究中心并沒有區別,但他們沒有放棄,繼續觀察。一天,李太生發現,雖然這些患者的實驗室數據依然不好,但從臨床觀察,身體狀態卻有所好轉。

研究持續9個月后,李太生發現,部分服用了半年藥物的艾滋病患者,都感到自己的病情有所好轉,實驗室數據也開始好轉。這使他意識到,患者正在服用的一組藥物可能產生了作用,只要選擇恰當的藥物搭配,就能夠對艾滋病患者的免疫系統產生作用。

這一發現令人振奮。

大膽的推測必須要得到證實,他們隨即對20名艾滋病患者進行了蛋白酶抑制劑新型治療方案,之后又采用3種藥物進行聯合用藥。1996年年底,基本實驗結果出來了,證實了艾滋病患者免疫功能損傷后可以重建。這一發現,為艾滋病治療打開了希望之門,具有劃時代的里程碑意義。

由于在提出艾滋病患者免疫功能重建的理論中作出重要貢獻,1999年,李太生被法國政府授予“優秀外國醫師獎——維多利亞雨果獎”,這是該獎項首次頒給中國人。

沖刺

通過在法國五年多的學習,李太生成長為嶄露頭角的青年艾滋病專家。而那時,全球艾滋病的感染人數迅猛增長。為此,1999年年初,李太生謝絕了法國導師的挽留,毅然決定回國。“能以己之力解危濟困,為國分憂,正是自身價值的最好體現。”他決心用自己的所學,為中國艾滋病防治事業作出貢獻。

國際上對于艾滋病的治療,主要采用“雞尾酒療法”,即把蛋白酶抑制劑與多種抗病毒藥物聯合使用,以減少單一用藥產生的抗藥性。由于該療法是由3種或3種以上藥物聯合使用,很像雞尾酒的調配,因此得名。但當時的中國,艾滋病治療處于“一窮二白”的境地,進口藥只有兩三種且價格非常昂貴,就連2001年研發出的國產仿制藥也僅有三種配伍方案可以進行治療。而且,這些藥都沒有在中國人群中做過臨床試驗,只能先套用歐美推薦的劑量。

李太生回憶,首批接受中國仿制藥免費治療的艾滋病患者,有四成在服藥一段時間后,出現了惡心、肝功損傷等副作用,一時間謠言四起,人心惶惶。

為搞清楚中國仿制藥究竟效果如何,藥物劑量是否合適,三種配伍方案哪個更好等問題,受科技部委托,李太生領銜開展國家“十五”科技攻關課題之一的“中國艾滋病患者的抗病毒治療研究”項目,在河南、北京、云南、廣東等全國13家單位中組建國內首個研究團隊,開展了中國第一個前瞻性、多中心的艾滋病臨床試驗,從362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中,篩選出處在不同疾病進展階段的198個病例,隨機編入中國仿制藥的三個配伍組,嚴格質量監督和控制,進行了為期1年的治療和隨訪。

2006年,李太生團隊用科學數據,證實了國產仿制藥與進口藥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完全一致。結果一出,不僅消除了國際上的質疑,還為國家節約了大筆開銷。不僅如此,國際研究機構和世界衛生組織認為,3個配伍方案并沒有好壞之分,但李太生團隊通過研究證實,2號方案和3號方案在中國艾滋病患者中,病毒抑制程度明顯優于1號方案,應作為中國的首選治療方案。

此外,為解決艾滋病患者采用2號、3號方案治療后,均有一定比例患者出現嚴重的骨髓抑制、脂肪異常分布等情況,李太生又想出了新對策。他發現,在使用2號方案治療的患者未出現副作用時,提前更換3號方案,就可以躲過骨髓抑制的高峰時段。之后,他將這一治療經驗向全國推廣。調查數據顯示,在此后的3年間,接受這一新的方案治療的4萬名艾滋病患者,骨髓抑制發生率下降了5倍,脂肪異常分布也幾乎見不到了。

李太生帶領研究團隊,使中國艾滋病病死率從2003年的22.6%降至2015年的3.1%,12年間直降86%。李太生表示,現在的艾滋病就如同糖尿病、高血壓一樣,已經成為可防可治的慢性病,只要好好治療,患者活個幾十年都沒問題。然而,他仍不滿足,“不僅要讓艾滋病患者活下去,更要讓他們有質量地活下去”。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李太生帶領團隊一刻也不敢停歇。依托北京協和醫院強大的多學科平臺,他開展了高效有序的協作診療和轉化醫學研究,實現了艾滋病患者從入口、就診、會診、隨診到風險評估及綜合干預等全流程、示蹤化、個案化的綜合管理與診治研究新模式。在這里接受治療的艾滋病患者,有98%都能完全回歸社會,正常工作生活甚至結婚生子。

由于病死率的降低,很多艾滋病患者陸續步入老年,一些老年病也隨之而來,在治療10年以上的患者中,因重要臟器并發癥導致非艾滋死亡的人數也顯著上升。為此,李太生團隊與胸外科合作,開展艾滋病患者肺癌切除術;與眼科合作開展眼科手術;與骨科合作,開展關節置換術……旨在解決艾滋病患者生存過程中的其他治療問題,從而提高他們的生活質量。這一艾滋病綜合診療的“協和模式”,不僅解決了臨床面臨的一系列治療難題,還使患者隨訪率高達99%,無不明原因失訪者;服藥依從性提升至99.2%,顯著高于國際理想服藥依從性水平;患者的機會感染率也由治療前的34.7%降至1.8%,年病死率低于0.3%,達世界領先水平。

此外,李太生還從古老的中華文化智慧中汲取靈感。他帶領團隊,使用中藥材雷公藤等進行研究且收獲頗豐。據了解,雷公藤進行對慢性異常免疫激活的干預研究發現,應用雷公藤多苷的免疫無應答患者CD4T細胞計數顯著升高,CD4T細胞、CD8T激活水平下降。就在2018年全球逆轉錄病毒治療和機會性感染大會上,正式公布了雷公藤多苷提升免疫重建和降低免疫激活作用水平,此舉標志著我國本土的創新研究已成功走向國際學術舞臺。

“寄希望于傳統中醫藥開發上的突破,是因為感受到了祖國醫學的博大精深。”李太生說,青蒿素治療瘧疾,砒霜治療白血病等,都與古老的中華文化智慧密不可分,中藥聯合抗病毒治療有望成為攻克艾滋病的新策略。

李太生感嘆,我國的抗“艾”歷程就像一場馬拉松,前1/3落后很多,中間1/3基本趕上,現在處于最后的沖刺階段,他希望能在這個階段持續發力,超越國際水平。

(作者:田雅婷)

(責編:孫爽、閆妍)


點擊返回首頁

點擊返回頂部
大赢家一尾中特平 龙虎斗赌博怎么玩稳赚 bet娱乐 捕鱼达人千炮版破解版 100‰精选王中王资料 模式飞艇计划精准在线网站 重庆时时实战技巧经验 投注新时时技巧 pk10大小单双稳赚技巧 老时时开奖 澳门赌场为啥稳赚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