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一尾中特平
站內搜索        項目查詢   專家查詢   網站地圖   重大項目要覽   管理規章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設為首頁   

社科基金專刊(人民論壇)>>期刊內容

延安時期中共領袖紅色家風建設研究

魏繼昆 崔保鋒  2017年07月21日09:22  來源:《人民論壇·學術前沿》2017年3月上

  【摘要】延安時期中共領袖群體的紅色齊家實踐,構建了影響深遠、極富意義的紅色家風,內容主要有:崇德,即報效祖國、服務人民;敬重,即敬父母、重長輩;尚儉,即以勤儉為榮;嚴格,即不要搞特殊化;勤勉,即學習與做事都要奮斗;誠樸,即誠懇樸實,決不造作。這一紅色家風,呈現出了目標引領的崇高性、不謀私利的廉潔性、知行合一的示范性、家風與黨風的相溶性、繼承與超越相統一的創新性等基本特征。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深入弘揚這一紅色家風對于全面加強黨的建設,尤其是對于推進黨員領導干部的新型家風建設具有重要啟示意義。

  【關鍵詞】紅色家風 紅色齊家實踐 中共領袖群體 家風建設

  【中圖分類號】D261 【文獻標識碼】A

  【DOI】10.16619/j.cnki.rmltxsqy.2017.05.007

  【作者簡介】魏繼昆,天津師范大學中共黨史黨建研究所所長、政治與行政學院教授、博導,中國延安干部學院兼職教授。研究方向為黨的建設研究。主要著作有《國統區抗日知識分子研究》《遠見卓識:周恩來知識分子思想研究》等。崔保鋒,天津師范大學政治與行政學院博士研究生,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助理研究員。

  習近平總書記在會見首屆全國文明家庭代表時指出,家風是社會風氣的重要組成部分,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同志等老一輩革命家都高度重視家風。領導干部的家風不僅關系到自己的家庭,而且關系到黨風政風。各級領導干部、特別是高級干部,要繼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繼承和弘揚革命前輩的紅色家風,向焦裕祿、谷文昌、楊善洲等同志學習,做家風建設的表率,把修身、齊家落到實處。①這一論述從全面從嚴治黨和加強黨的自身建設的高度出發,對中國共產黨人尤其是各級黨員領導干部的黨性修養和家庭作風建設提出了新要求。從歷史上看,紅色家風作為馬克思主義者齊家實踐智慧的結晶,是無產階級優良革命傳統的重要組成部分。延安時期中共領袖群體不僅是卓越的革命者和政治家群體,同時作為家長,他們還是紅色家風建設的主要踐行群體和承擔群體。迄今為止,學術界對于延安時期中共領袖群體紅色齊家實踐和紅色家風建設的探討仍然十分薄弱。深入研究延安時期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劉少奇、任弼時等中共領袖群體的紅色齊家實踐,總結其紅色家風建設的寶貴經驗,對中國共產黨人在當前階段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型家庭關系、筑牢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終身的家庭基礎,具有重要借鑒意義。

  延安時期中共領袖群體紅色家風建設的核心內容

  在上個世紀三十年代,國民黨在對外宣傳中誣稱中國共產黨人是一群“共產共妻”“不要父母”“不要家庭”“不講信義”之徒。對此,共產黨人謝覺哉1939年3月親自著文以鐵一般的事實義正言辭地回擊了國民黨宣傳中的惡意歪曲,他指出:“中國共產黨恰恰把中國歷來尊重的忠孝節義信廉仁勇的好的方面,發揚到空前未有的地步。”②從延安時期中共領袖群體的紅色齊家實踐看,紅色家風建設涉及諸多方面,本文僅就崇德、敬重、尚儉、嚴格、勤勉、誠樸等核心內容進行梳理和探討。

  崇德:報效祖國、服務人民。一部中華民族的家庭發展史,就是一部崇德向善的歷史。“齊家以德”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延安時期中共領袖群體的紅色齊家實踐和紅色家風建設始終真誠地秉持“共產黨員應該具有人類最偉大、最高尚的一切美德”③的理念和目標,自覺地為民族獨立、國家富強和人類解放而奮斗。在紅色家風建設領域,他們不僅以身作則、率先垂范,而且嚴格要求家人尤其是子女,要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報效祖國、服務人民。如1946年1月7日,毛澤東致信次子毛岸青,希望他在蘇聯“繼續學習,將來學成回國,好為人民服務”。④劉少奇的女兒劉愛琴幼時被寄養失聯,后被黨組織找回,他為此曾深情地告訴他的女兒:“你是黨用幾百塊大洋換回來的,是人民用血汗贖回來的,等你長大了,也要為千千萬萬的受苦人辦事。”⑤當1939年劉愛琴赴蘇留學,劉少奇又再三叮囑:“你到蘇聯學習,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要學到更多的本領,同時要把身體搞好,回來建設我們的國家。”⑥可見,作為家長的中共領袖們在齊家實踐過程中,不僅自己為黨為國為民而盡職盡責,也把子女教育和家風建設與報國為民的崇高目標緊密地聯系在一起。這一報國為民之主旨,既是紅色齊家實踐的理念與目標,又是紅色家風建設的引領和靈魂。

  敬重:敬父母、重長輩。孝敬父母、尊重長輩,在中國不僅是一種高尚的人生境界,而且是一種綿延久遠的優良傳統,也是紅色家風的當然要義。父母和長輩為家庭為社會已經奉獻多年,他們的經歷、經驗和精神是整個家庭的財富,需要每個家庭成員的尊重和關切。延安時期的中共領袖們都堪稱孝敬父母、尊重長輩的楷模。1936年夏,毛澤東在接受斯諾采訪時深情地回憶了父母,尤其是他母親的“慷慨厚道”令其終生難忘⑦,同時也深情地回憶了他的恩師、后來的岳父楊昌濟先生,稱楊先生是“一個道德高尚的人”、一個“努力鼓勵學生勵志做有益于社會的正大光明的人”。⑧盡管父母和岳父都早已故去,但是他們令人崇敬的優良傳統和可貴精神依然深深地印在毛澤東的腦海里。朱德發出的“為母親度饑荒求捐助信”更令人感動至深。1937年11月,朱德在向同鄉好友戴與齡求助的信中說:“最近得知家中近況寥落,我也不能再顧及,惟家中有兩位母親,生我養我的均在,均已八十,尚康健。但因年荒,今歲乏食,恐不能度過此年,又不能告貸。我十數年實無一錢,即將來亦如是。我以好友關系向你募貳佰元中幣速寄家中。”⑨其孝敬之情、尊老之行躍然信中。

  尚儉:以勤儉為榮。古人云:“歷覽前賢國與家,成由勤儉敗由奢。”這一古訓時刻警醒著在延安的中國共產黨人。黨在延安時期的物質極為短缺,但也不是一點特殊的條件都沒有,尤其作為高級領導者的中共領袖們掌握著相當大的人、財、物權。盡管如此,他們無論在為之奮斗的革命事業上,還是在自己的齊家實踐中,都時刻保持著共產黨人勤儉為榮的本色。1936年夏在陜北采訪的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就親自驗證了毛澤東與賀子珍夫婦的儉樸生活,他在《西行漫記》一書中寫道,毛澤東的住所“非常原始”,他們夫婦“住在兩間窯洞里,四處簡陋,空無所有,只掛了一些地圖”,“主要奢侈品是一頂蚊帳,除此之外,毛澤東的生活和紅軍一般戰士沒有什么兩樣”。對此,斯諾十分感慨:“做了十年紅軍領袖,千百次地沒收了地主、官僚和稅吏的財產,他所有的財物卻依然是一卷鋪蓋、幾件隨身衣物——包括兩套布制服。”⑩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張聞天也是如此。張聞天夫人劉英回憶與張聞天結婚的情景時說:“1935年底在陜北,革命有了‘家’,我和聞天也成了家,那時沒有舉行什么儀式,也沒有請客,情投意合,環境許可,兩個行李卷合在一起就是了。” 可見作為中共領袖群體,盡管他們都擁有很大的支配人、財、物之權,但是他們都以勤儉為榮,絕不為個人和家庭謀取任何私利。這種勤儉為榮的精神和行動,為共產黨人營造優良黨風和紅色家風樹立了榜樣。

  嚴格:不要搞特殊化。《論語》有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而不從。”對于中國共產黨人來說,不僅“治國平天下”的革命事業如此,而且“修身齊家”亦如此。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劉少奇、任弼時等中共領袖們作為各自家庭的家長,不僅始終以身作則、表里如一,還嚴格地教育和要求自己的家人要與普通群眾一樣,不能搞特殊。1946年1月,毛澤東要求剛從蘇聯歸國的毛岸英在生活上“不要搞特殊化,嚴于律己才光榮”。 朱德對其子女的要求同樣嚴格。1938年10月,朱德視察抗大,同時也檢查了其子朱琦在該校的學習情況,要求朱琦刻苦學習,“學好本領好上前線”,同時也要求朱琦的指導員:“不要認為他是我朱老總的兒子,不敢管,你不僅要管,而且對他的學習、生活各方面管得嚴格一些。” 從實踐看,延安時期的中共領袖們無論是對家人、對子女,還是對親屬的要求和約束,都自覺地承繼了中華民族的優良家風和傳統,構建了中國共產黨人“嚴以齊家”的紅色新風,營造了一個風清氣正的家庭生態。

  勤勉:學習與做事都要不懈奮斗。勤勉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更是中國共產黨人為其崇高目標而奮斗的應有本色。勤勉之風在中共領袖紅色齊家實踐中的重要地位首先體現為勤勉學習,立身以立學為先,立學以讀書為本。1941年1月,毛澤東致信在蘇聯留學的毛岸英和毛岸青并特別叮囑:“趁著年紀尚輕,多向自然科學學習”,鼓勵他們學習“上進”,并注意克服“自滿之氣”。 這也是中國共產黨人的共識。任弼時同樣要求其女兒任遠志“堅持用功學習”。 作為中國共產黨人,不僅讀書學習要勤勉,做事也須勤勉有加。中共領袖們非常重視勤勉做事,即“努力奮斗”,將其與人生命運和國家前途緊密聯系起來。1937年11月,毛澤東致信表兄文運昌,告知他“家境艱難,此非一家一人情況,全國大多數人皆然”,若要改變這種窘境,“惟有合群奮斗”。 同樣,1946年6月,周恩來致信堂兄嫂周恩夔夫婦,主張“人生賴奮斗而存”。 總之,無論是讀書學習,還是創業做事,都要大力弘揚勤勉之風,堅持不懈奮斗,惟其如此,才能改變國家命運,才能解決家境艱難,才能實現有價值的人生。

  誠樸:誠懇樸實,決不造作。誠懇樸實既是做人之美德,更是齊家之根本。在延安時期,中共領袖群體的紅色齊家實踐也凸顯了誠懇樸實的優良傳統。作為中華民族優秀分子的典型代表,中國共產黨這一代領袖群體身上始終展現著中國勞動人民的誠樸之質。1937年美國記者尼姆·威爾斯在其所著的《續西行漫記》中寫道:“朱德夫婦為人誠懇坦率樸實,沒有半點矯揉造作。” 在不經意間道出了這一代中國共產黨人的誠樸美德。從周恩來與鄧穎超在延安時期的通信中亦可以看出他們對中國勞動人民誠樸美德的傳承和踐行。1947年4月鄧穎超致信周恩來,深入談及她深入農村后,對中國農民誠樸品質的推崇。她認為,過去對中國農民的面貌、品質、痛苦的了解比較抽象,“這回是自己親看了他們的面貌,親身領略了他們的優良品質:純樸、切實、認真、明確、公平……” 由此可見,誠樸至上不僅是中國勞動人民的優秀品格,更是中共領袖家風建設的重要表征。

  延安時期中共領袖群體家風建設的顯著特征

  作為中國工人階級先鋒隊的領導核心,作為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精英分子,延安時期的中共領袖群體不僅鍛造了中國共產黨人的優良黨風政風,也塑造了引領中國社會前行的紅色家風。筆者認為,紅色家風具有以下五個顯著特征。

  目標引領的崇高性。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指出:“未來的新社會將是這樣一個聯合體,在那里,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 這里所說的“一切人的自由發展”,就是指人類徹底解放的共產主義社會制度的實現。在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的延安時期,中共領袖們早已是成熟的馬克思主義者,就齊家實踐而言,他們所構建的崇德、敬重、尚儉、嚴格、勤勉、誠樸等家風,不是一家之私事,不像歷史上帝王貴族所立的家風家訓那樣“乃為江山永固,皇權代代相傳”或者延續家族榮華富貴,而是始終與建設一個自由而全面發展的人類新社會的崇高目標緊密聯系在一起。在他們所構建的紅色家風中,無論是孝敬父母、尊老愛幼,還是夫婦志向同革命,以及對后輩的教育、培養,都是以馬克思主義歷史唯物主義,尤其是人的自由而全面發展的遠大目標為引領而扎實推進的。實踐證明,延安時期中共領袖在科學理性的引領下,通過精心的培育塑造了超越傳統家風的紅色革命家風,為中國革命的偉大斗爭和中國社會發展增添了新的動力,特別是釋放了中國共產黨引領中國社會發展的正能量。正如1944年4月朱德在《回憶我的母親》一文中堅定地表示:“我的奮斗,就是要使和母親有同樣遭遇的人能夠過快樂的生活。”因此,中共領袖群體的紅色齊家實踐,充分彰顯了中國共產黨人的愛家與愛國、愛民融于一體的崇高情懷和境界。

  不謀私利的廉潔性。延安時期盡管處于戰爭年代,物質條件十分匱乏,但身為中共領袖,領導著廣大的革命根據地,指揮著數十萬乃至上百萬的革命軍隊,他們都具有一定的支配人、財、物的權力,具備為自己、為家庭、為親屬謀取私利的客觀可能,然而他們卻始終堅持一心為公,不謀私利。1937年11月,毛澤東致信表兄文運昌,告知不能幫其解決“家境困難”問題,因為“我們這里僅有衣穿飯吃,上自總司令下至火夫,待遇相同”,同時還說明“我們的黨專為國家、民族、勞苦民眾做事,犧牲個人私利,故人人平等,并無薪水”。在與親屬的交往上,周恩來夫婦兩袖清風,勤儉持家,始終保持共產黨人的廉潔本色,同樣彰顯了中國共產黨人的廉潔之風。英國作家韓素音在其所著的《周恩來與他的世紀》一書中寫道,周恩來對他的父親“非常尊敬”。其父1940年秋來到重慶周恩來身邊,周恩來給父親安排了一個較為舒適的房間,“并從自己微薄的津貼中支付了住宿費”,同時周恩來夫婦的儉樸生活也使其父“感到吃驚”。由此可知,延安時期的中共領袖都是堅持權為革命所用、權為人民所用的不謀私利的廉潔典范。

  知行合一的示范性。古人云:“知者行之始,行者知之成。”這句古語是說“知”與“行”是緊密相聯、不可分割的。在家風建設上亦如是,最重要的就是做到言傳和身教的有機統一。在延安時期,中共領袖們在紅色齊家實踐中始終堅持言傳與身教的統一,切實做到了知行合一。毛澤東不僅教育自己的子女崇德向善,為國為民努力學習,還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和革命實踐之體悟,要求留蘇歸來的毛岸英向勞動人民學習,要上“勞動大學”。周恩來夫婦對其養女孫維世的教育,也是“知行合一”的典范。孫維世1948年3月留蘇歸來,周恩來夫婦看到孫維世“一個可喜的后代”在不斷地成長,十分欣慰。從周恩來夫婦通信中可知,他們希望“維世女兒能從你我(周恩來夫婦——引者)的修養中學到一些好處,而去掉我們那些從舊社會帶來甚或滋長過的壞處”。對此,周恩來與鄧穎超商量:“需要你我有意識地教育她,而不要對于自己無批判地給她以盲目信仰的影響。”所有這些事例都說明,中共領袖們在家庭生活中不僅注重“言傳”,更注重“身教”,二者是統一的。

  家風與黨風政風的相溶性。對于普通家庭而言,家風僅及于家人,是自家私事。但對于代表廣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共產黨員來說,家風不僅是私事,更與黨風、政風、社風緊密相聯。延安時期中共領袖群體的紅色家風建設就與黨風政風休戚相關、不可分割。1941年11月,劉少奇在批評一位平時父子、夫妻、兄弟以及朋友等關系都十分緊張的黨內同志時說:“不會做一個好兒子、好丈夫、好哥哥、好朋友,你怎么能做一個好人呢”,“做一個好人不是空的,做一個好黨員也不是空的。”毛澤東對子女的教育和要求也一再強調“生活上要同低標準相比,不許任何人搞特殊”,周恩來的家風亦如此。研究者對周恩來的家庭以及家庭關系作了深入探討后認為,周恩來的家庭作為一個社會組織的細胞,“已完全同黨的事業、同國家、同社會融為一體”。因而,家風在中共領袖那里不僅僅是家風,也是黨風、政風和社風,彼此是不可分割的。

  繼承與超越相統一的創新性。中國的家風文化歷史悠久,愛國、勤儉、孝道、友愛、誠實、和諧等優良傳統,不因朝代更替和社會動蕩而中斷,始終在頑強地哺育著我們成長。中共領袖群體延安時期紅色家風建設的繼承性表現在諸多方面,如講親情,中共領袖是人不是神,即使處于戰爭條件下其親情同樣濃烈,1936年夏毛澤東接受美國記者斯諾采訪時對父母尤其是對母親的深情懷念和1944年4月朱德對其母的難忘回憶皆是如此;又如尊人倫,1944年4月朱德母親病逝的消息傳到延安,中共中央破天荒地為這位偉大而平凡的母親舉行了公祭儀式,毛澤東撰寫“為母當學民族英雄慈母,斯人無愧勞動階級完人”的挽聯贊頌這位平凡而偉大的母親;再如重文化,延安時期盡管處于非常的戰爭年代,但是中共領袖不僅自己刻苦讀書學習,而且創造條件讓子女讀書學習,毛澤東對毛岸英、毛岸青,朱德對朱琦、朱敏,劉少奇對劉愛琴等子女的教育和指導,都承繼了中華民族的以學齊家、以學化人的優良傳統。

  需要說明的是,中共領袖群體延安時期的紅色家風建設,不僅僅是對傳統優秀家風的繼承,更是對傳統優秀家風的超越,集中體現為中共領袖們不僅愛親人、講親情,也始終視自己為無產階級和廣大勞動人民的一員,講階級情、民族情和人類情,因而強調“為黨、為階級、為民族解放,為人類解放和社會的發展,為最大多數人民的最大利益而犧牲,那就是最值得、最應該的”。又如他們努力繼承中華民族的優秀人倫之道,尊長愛幼,同時他們所構建的新型家風,又反對片面的專斷的“家長制”,更強調家庭生活的“民主性”,尤其是平等性。1937年10月,張聞天對青年談家庭時說:“無論是在戀愛過程中和結婚后,男女都應該互相尊重,互敬互愛,互相幫助,互相學習,取長補短,共同前進。”再如重視科學文化的學習,中共領袖不僅重視中國傳統文化的學習,也重視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的學習,還特別重視科學世界觀的養成。1937年10月,張聞天強調,作為革命家庭的伴侶,“首先應該在政治上、思想上有共同的信仰,愿意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實踐證明,延安時期中共領袖群體的家風建設,既是在繼承中實現了超越,也是在超越中實現了繼承,正是在這種繼承與超越的高度統一中,實現了對中國共產黨人紅色家風的創新性發展。

  延安時期中共領袖群體紅色家風建設的啟示

  延安時期中共領袖群體的紅色齊家實踐和紅色家風建設內容豐富,特色鮮明,彰顯了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中國共產黨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新境界、新品格、新作風,是中國共產黨人引領中國社會發展的寶貴財富,對于新的歷史條件下加強黨內政治生態建設,尤其是對于加強各級黨員領導干部的家風建設具有重要啟示意義。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關鍵歷史時期,全黨深入推進反腐倡廉建設,大力弘揚、培育和踐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首要步驟即必須通過深入弘揚紅色家風,不斷完善中國共產黨人的紅色齊家實踐,牢固樹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型家風。

  必須堅持目的性,做到齊家以信仰。家風作為維系家庭各位成員的精神紐帶,首先是一種價值觀,其根本在于信仰。只有有信仰的家風,才有凝聚力,才有力量,才能得以持續地傳承。延安時期中共領袖群體的紅色家風之所以成為了凝聚家庭成員的力量,塑造了中國共產黨人的良好形象,助推了中國共產黨事業的發展,根本在于中共領袖群體的齊家實踐自覺地以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主義為指導,以堅定的科學信仰為核心,把家風建設與實現人類徹底解放的崇高目標緊密聯系起來,使家風成為了一種“被信仰的力量”。在新的歷史條件下,中國共產黨人的家風建設既面臨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也面臨著嚴峻的挑戰,突出表現為一些黨員干部在市場經濟的沖擊下,家風不正,信仰缺失,精神空虛,家庭生態嚴重惡化。因此,當下推進中國共產黨人良好家風建設,最為重要的就是要堅持“齊家以德”,“德”即黨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和共產主義理想信念,亦即要深刻理解和準確把握“堅定理想信念是根本”這句話的實質。

  必須堅持廉潔性,做到齊家以拒腐。黨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是指導中國共產黨人行動的最高準則。延安時期中共領袖群體在紅色齊家實踐中始終牢記使命、不忘初心,正確地處理了革命事業的整體與家庭個體的關系,使家庭的個體利益“完全溶化在黨和無產階級的一般利益和目的之中”,特別是決不謀取個人和家庭的私利,自覺地培育了中國共產黨人“拒腐蝕、永不沾”的家庭新風。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廣大黨員、干部絕大多數都能廉潔齊家,自覺抵御腐朽思想的侵蝕。但是也確有一些黨員干部齊家不廉,甚至使家庭成了藏污納垢的名利場和權力金錢的交易所,特別是有的黨員干部,“把配偶子女移民到國外,錢存在國外,給自己‘留后路’”,其家風之腐化,令人扼腕。正因如此,當下在建設良好家風的齊家實踐中,要大力弘揚延安時期中國共產黨人營造紅色家風,自覺樹立廉潔意識,使黨員干部既要做到“廉潔修身”,又要做到“廉潔齊家”,才能根除腐敗滋生的家庭土壤,使清新家風永存。

  必須堅持示范性,做到齊家以表率。歷史和現實都證明,良好家風的傳承貴在責任擔當,尤其是作為家長更要以身作則、率先垂范。延安時期中共領袖在紅色齊家實踐中,主動承擔應盡的家庭職責,努力培育與革命家庭相適應的紅色家風,尤其是在子女教育上,非常注重言傳身教,是知行合一的典范。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推進良好家風建設,依然要繼承和發揚延安時期紅色家風建設的優良傳統,在肯定家風建設取得重要成績時,更要吸取某些黨員領導干部言行不一、齊家不嚴、家庭生態惡化的教訓,不斷增強自身的黨性修養,切實做到領好家風、管好家人、處好家事,始終牢記毛澤東的“我們不是代表剝削階級,而是代表無產階級和勞動人民,但如果我們不注意嚴格要求我們的子女,他們就會變質”的警示,從黨性的立場、戰略的高度和民眾的期待多維度結合起來推進良好家風建設,特別是要通過自身表率作用,為家人為子女為親屬做榜樣,使紅色家風得以永續傳承。

  必須堅持相溶性,做到齊家以如一。對于共產黨人來說,家風和黨風政風是相溶的,或者說是一致的。延安時期中共領袖群體的家風建設,充分體現了家風與黨風政風的相溶性,即共產黨人的優良家風涵養了黨風,而優良的黨風也深刻地影響共產黨人的家風,二者互為助力,共同發展。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共產黨人的齊家實踐也必須把家風與黨風、政風統一起來,堅持相溶性,使優良家風與優良黨風相一致,做到表里如一。特別是要時刻切記習近平總書記的告誡:“黨員領導干部的家風,不是個人小事、家庭私事,而是領導干部作風的重要表現”,使家風和黨風溶為一體,相得益彰。

  必須堅持創新性,做到齊家以超越。實踐證明,家風建設與其他作風建設一樣,不會永遠停留在一個水平上,它是隨著社會環境的變化和時代的發展而改變的。這就要求我們推進家風建設的齊家實踐,必須正確處理繼承和創新的關系,特別是堅持在繼承基礎上實現創新性發展。在延安時期,中共領袖群體的紅色家風建設就是在繼承中實現了對傳統家風的超越,構建起了繼承與超越相統一的新型家風。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共產黨人的齊家實踐首先是在繼承中國優秀家風文化傳統基礎上實現新的超越,特別是要自覺地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堅持科學引領,使家風成為“一種被信仰的力量”。其次是在傳承“尊人倫”的美德基礎上,注重培育家庭民主新風,注意克服“一言堂”“家長制”的弊端,適應時代發展構建新的家庭生態。最后,要從大處著眼“講親情”,正如上個世紀80年代鄧穎超回憶與周恩來幾十年的“同志、戰友、伴侶”的家庭生活經歷時所說:“把我們的相愛溶化在人民中間,溶化在同志之間,溶化在朋友之間,溶化在青年兒童一代。”

  總之,共產黨人的家風建設是使黨永葆生機活力的基礎工程。共產黨員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更要高度重視家風建設在齊家實踐中的極端重要性,大力汲取延安時期黨的領袖群體紅色家風建設的寶貴經驗,力爭使家庭成員,尤其是下一代成員家庭經驗的“扣子”,從一開始就扣好,從而為黨和人民的事業實現代代相傳筑牢不朽根基。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一般項目“延安時期中國共產黨黨內政治生態建設研究”的階段性成果,項目批準號為15BDJ056)

  注釋

  【1】《習近平在會見第一屆全國文明家庭代表時強調動員社會各界廣泛參與家庭文明建設推動形成社會主義家庭文明新風尚》,《人民日報》,2016年12月13日。

  【2】《謝覺哉文集》,北京:人民出版社,1989年,第32頁。

  【3】劉少奇:《論共產黨員的修養》,參見《建黨以來重要文獻選編》第16冊,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1年,第498頁。

  【4】【12】【25】孔祥濤:《毛澤東家風》,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13年,第163、168、208頁。

  【5】【6】劉愛琴:《我的父親劉少奇(修訂版)》,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6、10頁。

  【7】【8】【10】【30】《斯諾文集》第2卷,北京:新華出版社,1984年,第110、125、66~67、110頁。

  【9】《朱德自述》,北京:國際文化出版公司,2009年,第179頁。

  【11】《劉英自述》,北京: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70頁。

  【13】李志民:《革命熔爐》,北京: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1986年,第217頁。

  【14】【16】【23】【35】《毛澤東書信選集》,北京:人民出版社,1983年,第166、114、114、166頁。

  【15】《任弼時書信選集》,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年,第39頁。

  【17】《周恩來書信選集》,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88年,第303頁。

  【18】[美]尼姆·威爾斯:《續西行漫記》,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出版社,1991年,第178頁。

  【19】【26】【44】《周恩來鄧穎超通信選集》,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第47、86、7頁。

  【20】《共產黨宣言》,北京:人民出版社,1997年,第50頁。

  【21】楊壽燦:《以德齊家——浙江家風家訓研究》,杭州:浙江工商大學出版社,2015年,第3~4頁。

  【22】【31】《朱德選集》,北京:人民出版社,1983年,第114、110頁。

  【24】[英]韓素音:《周恩來與他的世紀》,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2年,第220頁。

  【27】【33】【38】《劉少奇論黨的建設》,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1年,第131~132、324、133頁。

  【28】李敏:《我的父親毛澤東》,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241頁。

  【29】李海文:《周恩來家世》,北京:黨建讀物出版社,1998年,第35頁。

  【32】朱敏:《我的父親朱德》,沈陽:遼寧人民出版社,2001年,第230頁。

  【34】【36】《張聞天年譜(修訂本)》,北京:中共黨史出版社,2000年,第360、360頁。

  【37】【39】《習近平關于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論述摘編》,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中國方正出版社,2015年,第146、17頁。

  【40】《習近平總書記在十八屆中央紀委六次全會上發表重要講話》,《人民日報》,2016年1月13日。

  【41】張貽玖:《毛澤東讀史》,北京出版社,2005年,第146頁。

  【42】《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次會議》,《人民日報》,2015年2月28日。

  【43】劉志松:《家風是一種被信仰的力量》,《檢察日報》,2014年5月20日。

  A Study of the Family Tradition of the Red CPC Leaders in the Yan'an Period

  Wei Jikun Cui Baofeng

  Abstract: In the period of Yan'an, the family-regulating practices of the red CPC leaders have formed the far-reaching and very meaningful red family traditions. The main contents are: patriotism, that is, serve the motherland and the people; respect, that is, respect parents and the old; thrift, that is, be proud of thrift; austerity, that is, no privileges; diligence, that is, work hard for learning and other things; honesty, that is, be sincere and not affected. This red family tradition is a guiding objective with a lofty nature, shows integrity and unselfishness, has a demonstration effect with the unity of knowledge and practice, integrates family's style and the Party's style of work, and builds on the past. Under the new historical conditions, it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carry forward this red family tradition for comprehensively strengthening the Party building, especially for promoting the new family regulating practices of the high-level Party leading officials today.

  Keywords: red family tradition, red family-regulating practices, CPC leaders, family tradition

(責編:李葉)


點擊返回首頁

點擊返回頂部
大赢家一尾中特平 时时彩杀号网 极速时时能玩吗 江西时时彩开了去年号 秒速时时彩正规吗 PC28蛋蛋群 王中王鉄算盘今天开奖 二馬中特 澳洲幸运5开奖分析软件 福彩22选5中三个号多少钱 湖北11选五爱乐彩